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Chris Marquis > 应对贫困循环陷阱的企业社会创新

应对贫困循环陷阱的企业社会创新

Cotopaxi员工在厄瓜多尔亚马逊丛林原住民地区建立疟疾预防网

新冠病毒大流行使全世界的劳动条件成为备受关注的焦点,其中包括一个主要的关注点,那就是保护措施比其他人少的那些员工,也不得不继续在线下工作。通常情况下,这些员工来自社会中处于边缘化的社区,而这些社区已经遭受到了来自新冠病毒的非正常影响。

虽然这一流行病不会永远陪伴我们,但许多来自边缘化社区的人却依旧将直面更严峻的就业障碍,并在疫情结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继续生活在一代代无法摆脱的贫困影响之下。可是现在,消费者正越来越多地留意到并且开始惩罚那些存在着雇佣歧视和未能保护弱势群体的公司。

许多公司正战略性地从这些边缘化的社区之中招聘人才。尤其是那些获得认证的共益企业,它们正在利用前卫的和创新的商业实践方式来有效地支持他们的员工,包括了如建立创新的供应链伙伴关系以及运用技术支持残疾员工等具体方式。作为我的《更好的商业:共益企业运动如何重塑资本主义》一书中持续研究的一部分,我采访了两家共益企业的几位领导者,了解他们为扩大就业机会和消除长期贫困所制定的解决方案。这些创新实践已经开始在共益企业的内部和外部传播开来,并将有助于引入一个更具包容性的利益相关者式的资本主义系统。

Cotopaxi:双管齐下的支持利益相关者

Cotopaxi是一家总部位于犹他州的共益企业,它将企业捐赠与有效的、以人为中心的供应链管理相结合,在扶贫方面产生了尤为深远的影响。Cotopaxi创建了Cotopaxi基金会,每年将其收入的一部分捐赠给那些解决贫困问题的组织,这些组织包括了国际救援委员会(International Rescue Committee)、哥伦比亚的新学校基金会(Fundación Escuela Nueva)、国际美慈组织(Mercy Corps)、由联合国基金会创建专门对抗疟疾的“只要蚊帐”基层运动(Nothing But Nets campaign)和犹他州难民服务。

Cotopaxi的品牌和影响力主管Annie Agle说道:“我们的影响力投资组合吸取了麻省理工学院贫困行动实验室(Poverty Action Lab)的宝贵经验,并投资缓解经济绝望的各个领域,这些领域包括了技术获取、适应性教育、医疗保健和就业准备辅导。”

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Cotopaxi基金会没有中断它一直以来对多项解决方案的投资,这些解决方案帮助了那些最需要帮助的人。

Agle继续说道:“我们英勇的受赠者也是我们的合作伙伴,他们精彩的工作所谱写的故事和所产生的成效,让我每天起床时都充满了一种知情的(理性的)乐观情绪。自新冠病毒疫情爆发以来,我们作为国际救援委员会的当地分会已经帮助500多个难民家庭,使他们能够用上互联网;与此同时,公平贸易(Fair Trade)这项慈善事业确保了我们在印度的缝纫工人没有一个被裁员或经历毫无资金支持的时期。基于对这些情况的了解,我们整个公司作为一个赞助者,我的工作就是要确保我们的整个组织坚持一种长期投资它们需要这种长期主义才能繁荣发展并完成其各项使命。”

在供应链方面,Cotopaxi意识到通过努力确保其供应商与高层次的道德标准保持一致,能够产生巨大的潜在影响力。

“我们了解到,目前全球供应链中有超过1.2亿人遭受强迫性劳动或虐待,”Agle说道,“虽然许多发达国家从廉价劳动力及(因离岸外包而)远离环境污染中受益匪浅,但Cotopaxi始终清醒的认识到,发达国家最大的负面影响产生在全球供应链上。我们公司作为价值链上的一个利益相关者,积极推动变革,存在着巨大的机遇。我们与供应商平等合作,努力满足联合国关于公平劳动、人文条件、负责任管理和环境改善的所有指导原则。我们不只是觉得维护人权是一种事后‘责任’,而是把它看作商业经营的道德前提。”

同时作为一家共益企业和一家共益公司,这两个组织身份有助于确保Cotopaxi不会为了利润而牺牲其通过运营创造积极影响力的公司使命。Agle说,这两个商业结构对于创造一个更加公正的、为工人提供经济保障的经济至关重要。

“共益公司赋予的合法章程及随后的共益企业影响力评估和共益企业认证有助于维持我们商业的道德核心,”Agle说共益公司的章程赋予我们合法权力,让我们在需要的时候,有权优先考虑人和地球的利益。”

“当美国的一般股份有限公司(C-Corps)追求企业社会责任时,总会产生利益冲突,因为他们首先声明的道德义务是针对股东,而不是更广泛的利益相关者。此外,这些结构有助于我们从投资者到供应商的整条价值链围绕一种新的经营方式进行调整。我们每天都在向人们证明,当你做行善的时候,你也能同时为每个人创造价值。如果你为了你的公司和客户,攫取了一个社区的社会资本和自然资本,并且以牺牲上游多个社区为代价,那么你根本没有创造价值,事实上你已经是在窃取价值。”

Cotopaxi现在正计划与共益企业Miir展开一项合作,以期持续扩大它在扶贫方面的各项工作。

Agle说:“我们共同推出了一系列可持续的水瓶,将用于支持一项旨在通过自来水和家庭用水系统缓解贫困的资助项目。通过水传播的疾病和采集清洁水源水,是教育和就业的两个主要干扰因素。这是一个很好的商业案例,它说明了两个资源有限的中小企业如何能够联合起来解决一个问题,同时也有助于推动有社会责任意识的消费主义。”

大约30%的Genashtim雇员是来自印度尼西亚的中东难民

Genashtim:围绕残疾人组建起来的公司

Thomas Ng加入了一家盲人计算机学校的董事会,看到许多学生的技术熟练程度,决定明确开始雇用残疾人。

Ng说,“当我加入董事会的时候,我试着四处奔走,把我在学校遇到的人介绍给我所有经营公司的朋友。我一开始的时候充满了热情,但在实施阶段,事情就变得只有付出却毫无成效。两年半后,我放弃了说服他人雇佣这些盲人,而是自己组建了一个团队在Genashtim公司里直接雇佣他们。”

Genashtim公司总部位于新加坡,为其他企业提供数字化学习的机会,以及在线语言培训和IT支持。这家公司的数字化产品实际上为雇佣残疾人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因为他们可以远程工作。

根据该公司的网站(可以了解到),该公司60%的员工是残疾人,30%是难民,这凸显了这家公司致力于在从未充分就业的社区里招聘员工。 Ng说:“欢迎边缘化社区的人加入我们的劳动力团队,这是一件对我们来说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我们的经理中,有两位是盲人、五位坐轮椅、三位来自于彩虹(LGBTQ)群体。”

Ng继续说道,“对很多残疾人来说,技术是他们通向世界的窗口。他们中的许多人来自恶劣的环境,他们很难走出去。所以他们呆在家里。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他们的第一份也是唯一的工作。”

Ng还指出,残疾人面临社会歧视,这使他们难以安全地工作。

Genashtim的创始人Thomas Ng

“有一次,我们雇了一个坐轮椅的会计,(有一段时间)我想让他来办公室,因为我想让他见几个人,” Ng回忆道,“他告诉我,他坐着轮椅在路边等了大约三个小时。很多出租车经过,但没有一辆出租车会停下来等他。因为基本上,出租车司机看了一眼轮椅,就会想:‘我不会麻烦自己把轮椅抬起来放在我的后备箱里。’”

他也从其他员工那里听到过类似的说法,其中包括一位视力受损的女性,她在开完会回家的公交车上被人推了一下,结果她的锁骨不幸骨折了。

“不幸的是,他们上班途中往往并不安全,”Ng坦言,“有时候对他们来说(外出上班)真的很困难。”

得益于Genashtim有意识的雇佣政策,许多原本无法轻易找到工作的人都有了稳定的工作,也能够安心地工作了。

Ng说,“这对我们来说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实际上,这家公司的存在就是为了给边缘化的社区提供就业机会。”

 

声明:

本文基于福布斯杂志英文版原文。更多信息详询《更好的商业:共益企业运动如何改变资本主义》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