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Chris Marquis > 如果不能承诺2050年净零排放,那么你就是有问题的那部分

如果不能承诺2050年净零排放,那么你就是有问题的那部分

私营和公共部门的各种气候目标应该以科学为中心

为了实现《巴黎协定》中概述的气候目标,包括中小企业在内的各种企业都需立即采取行动

如果离开了私营部门在减少甚至实现“净零排放”方面的参与和承诺,公共部门就无法实现《巴黎协定》中勾画的将全球气温升幅限制在1.5摄氏度的气候目标。正是基于对这一问题的认识和(对待问题时)坦率的态度,促使2019年联合国气候大会气候冠军Sistema B(共益实验室拉美分社)的联合创始人Gonzalo Muñoz直接呼吁包括中小企业在内的各种规模企业立即采取行动。

而且,正如Muñoz所说,这不仅仅是为了做“正确”的事情,而且这也是组织未来运作的唯一财务可持续的方式。他说,以这个方面为中心,最明智的资金正在如此迅速地移动。它关心的不是环境-社会-治理(ESG),而是关心如果不考虑气候风险会在多大程度上增加任何投资的总体风险。我们正密切关注着,到底有多少资金在以更快的速度流向那些有此承诺的公司。所以,即使承担了这项责任,你的公司也有可能成为金融业最佳的投资目的地。

2019年联合国气候大会开始,经过第25次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大会(COP25),到今年、再到明年在格拉斯哥举行的缔约方会议(COP),私营部门在应对气候变化和采取气候行动方面的作用与公共部门和公务员的职责并驾齐驱。Muñoz认为,企业领导层必须要么承诺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要么更理想地承诺到2030年实现净零排放,要么得过且过地“乐于成为问题的一部分”。

Muñoz认为,获得认证的共益企业,即已经被第三方证实的对人类和地球产生了积极影响的企业,对企业产生的气候影响立下承诺、遵守承诺并采取行动履行承诺。如果不这样做,那么他们就将在未来几年内丧失已经获得的认证。这种直接的、以科学为中心的方法,正是Muñoz和联合国在为时已晚之前努力采取有意义行动的方式。而这样的情怀又进一步促成了目前已接近1000家共益企业对2030净零排放(NetZero2030的承诺,这意味着企业将目标设定在比《巴黎协定》要求实现的净零目标还要提前20年。

气候变化背后的科学非常清楚:如果我们不在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我们将无法将地球的气温升幅严格限制在1.5摄氏度以内,气候影响对地球上的生命造成的灾难性程度将远超我们的认知范围。对这一问题认识和(对待问题时)坦率的态度激发了2019年联合国气候大会气候冠军Sistema B(共益实验室拉美分社)的联合创始人Gonzalo Muñoz参与其中。

我最近对Muñoz进行了访谈作为我对共益企业和利益相关者模式资本主义研究的一部分。以下是我们访谈的部分摘要,他讨论了2030净零排放(NetZero2030)、争做“零”跑者(#RaceToZero),以及今天各种规模的企业该如何参与并采取气候行动。

 

联合国第25届气候变化大会高级别气候行动冠军Gonzalo Muñoz

请您介绍一下2030净零排放(NetZero2030)这一倡议是怎样发起的,以及像共益企业这样的公司对这个目标做出的承诺

Gonzalo Muñoz: 重要的是要赶在2030年之前开始行动,因为在巴西退出之后,智利在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第25次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大会(COP25)上起到了带头作用。缔约方会议(COP)遍布世界五个主要地区,现在是拉丁美洲主办的时候了。智利接过了接力棒,下一届缔约方会议主席必须决定的一件事是任命所谓的“气候行动高级别倡导者”,这一身份是在《巴黎协定》中创建的,目的是(让获得这一身份的人士)对各类非党派利益相关者发挥起领导作用。

气候行动高级别倡导者的作用就是去动员各个部门采取行动,在第25届缔约方会议之前,所有早期的倡导者全都是公务员。对智利来说,这个角色很明显必须由非国有部门的人来领导,他们提名邀请了我。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气候行动高级别倡导者来自私营部门,从那时起,英国的那套模式就被复制了。随后一届的气候行动高级别倡导者现在是Nigel Topping,来自全球非营利性组织We Mean Business联盟,也是来自私营部门。

智利做的第二件事,就是让我和(我们)团队把科学放在了中心位置。也就是说,好吧,我们必须得遵循科学和科学已经表明的东西。”201810月,在第24届缔约方会议前的几个月,APCC(亚太经合组织APEC的气候中心)的气候科学家发布了一份报告,指出最优的备择选择是朝着1.5摄氏度的全球气温升幅前进,为了达到1.5摄氏度,全世界都在努力实现2050年的碳净零排放。也就是说,到2050年,任何东西的排放量都必须与自然界能够隔绝的排放量相同或者更少。

我们在20199月的联合国秘书长峰会上发起了“气候雄心联盟”,面向所有希望实现并有能力实现2050年净零排放目标的人。当时,有66个国家说我们正式加入,但这不仅仅是针对这些国家。到2050年,我们会将企业、投资者、国家以下的次级区域和城市团结在一起,共同努力实现净零排放。

为了编写2050年的材料,你需要一些组织、人员和国家带头,并在2050年之前制定他们的目标。这就是为什么在去年9月的第一天,我就和不少共益企业参加了不同的会议,他们说:伙计们,共益企业总是领先者。我们已经理解了遵循科学的重要性。我们的运营理念是,某些道德义务高于地方法规。我认为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共益企业应该挺身而出,说:“如果世界需要在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那么我们会在2030年实现零排放。”

我们有533家共益企业在第25届缔约方会议的前夕加入倡议并做出了这个承诺。这是当时数量最多的公司社群。

今年,我们希望所有的共益企业都能做出承诺。不作出承诺,至少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等同于得过且过地“乐于成为问题的一部分”。因此,我们今年要传递这样一个信息:世界上每一家共益企业至少都应该致力于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希望我们能到达格拉斯哥,至少有一半的人承诺到2030年实现净零排放。

为什么让多元化的公司参与进来很重要?

我们正试图改变气候解决方案的叙述方式,从以北半球(发达国家)为中心转变为代表全世界所有人的解决方案。这就要求如果没有更好的别的目标的话,不同类型的公司和供应商就应该拥有相同的目标。争做“零”跑者(#RaceToZero)的活动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成员,它的麾下现在已经招揽了1100家公司,希望在202012月《巴黎协议》周年纪念日,我们能更新这个数字。

我们与国际商会(ICC)共同发起了中小企业气候中心SMEs Climate Hub)、We Mean Business联盟和指数级气候行动路线图Exponential Climate Action Roadmap),通过这些倡议吸引世界各地成千上万的中小企业加入争做“零”跑者(#RaceToZero)活动之中,并加入作出承诺的行列。

这个项目的目标就是2050年(实现零净排放)。如果你不作出承诺,至少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就等同于得过且过地“乐于成为问题的一部分”……这不仅关系到你的自身处境,而且还关乎借助自下而上的途径来改变游戏规则。

有哪些实践、工具和建议可供公司开始着手行动呢?具体该怎么做?他们又如何获得指导?

《巴黎协定》承认商业部门的作用很重要,因为它使商业部门有可能从作为问题的一部分变成解决方案的一个重要部分。如果这一切顺利的话,我们会看到世界上的每个国家都签署了《巴黎协定》,每个国家的商业部门都认为这是在说,瞧,既然我的国家签署了《巴黎协定》,那就意味着气候问题现在处于中心地位。”

随着商界领袖开始着手于《巴黎协议》的实施,各国将开始制定不同类型的法规。我们希望看到,国际性的企业不应抱着跑到任何没有签署《巴黎协议》的国家去回避的期望。

当涉及到商业领域时,有6种方法可以动员他们加入争做“零”跑者(#RaceToZero),而且所有方法都将包括基于科学的目标,这也是非常重要的。这不仅仅是说你会做什么、成为什么,或者做出什么承诺。这应当是四个P”,你必须学会:承诺(Pledge),计划(Plan),执行(Proceed)和公布(Publish)。

说到承诺,你有6种立下承诺的方式。如果你是一家共益企业,你可以通过设定NetZero 2030,甚至NetZero 2050这样的目标,就直接加入到承诺的倡议之中。这实际上特别简单,你或许已经收到了我们气候工作组的数封邮件。

谈到大公司,联合国全球契约有一个由2019年秘书长峰会创建的切入点,叫做“1.5℃的商业目标”。无论你是否是联合国全球契约的成员,世界上任何一家企业都可以加入这项倡议。

如果你是一家中小企业,并且又是本地商会的一部分,或者与当地商会有联系,那么“中小企业气候中心”将是最合适的加入方式。

如果你是一家科技公司,(例如)亚马逊公司推出了“气候承诺”;它现在已经有大约15家来自世界各地的公司,而且加入的大部分都属于科技公司。

我们与联合国合作,为那些时装业有关的公司制定了“时装宪章”(Fashion Charters)。

如果您是属于共益团队(B Team)的成员公司,那么您可以通过这个社群加入(我们)。

所有这6个切入点都借助了科学为导向的目标。我们希望至少再创造两到三个这样的切入点。例如,我们正在与国际酒庄合作,采取气候行动。这为农业类综合企业部门创造了更广泛的可能性。

我们还在根据《联合国气候变化公约》创建一个新的气候行动类别。希望在今年年底,我们不仅有望为体育运动创建此切入点,例如俱乐部、协会和媒体体育组织。然后,我们将尝试为学校创建另一个类似的切入点。

你对那些受新冠疫情引发的经济衰退影响的企业或公司有何看法?这些企业或公司当下正专注于让自己的业务重回正轨,而并非专注于像气候变化这样的目标,因为气候变化毕竟离我们还有几十年的时间。你对这样的公司怎么说?

我是从开办小企业起家的,对于这样的想法我感同身受,但仍然有很多人还是作出了关乎气候变化那样的承诺。当你是一家小型公司时,实际上比大型跨国公司要容易得多。对于实现“2050年净零排放的目标,你未来还有30年的时间,当然,你不一定具备所有的背景信息,我指的是,世界在30年后的样子并不清楚。但是,如果我们不承诺,从现在起30年将不会发生任何改观。

为了改变文化,我们需要增加作出承诺的数量。对于小企业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我们已经有遍布世界的大型跨国公司宣布,他们需要在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现在他们迫切需要世界上的中小企业说:我和你在一起,相信我。

这不是在关心环境-社会-治理(ESG),而是关心如果不考虑气候风险会在多大程度上增加任何投资的总体风险。这不关乎ESG,而是关乎不考虑气候风险会增加任何投资的总体风险的程度。 我们正在看到有多少钱正朝着达成这一承诺的公司前进的速度更快。因此,即使承担了这项责任,你的公司也有可能成为金融业最佳的投资目的地。

但在新冠疫情的时代,我们也看到了能源转型的加速。我们已经看到正在考虑ESG指标的进程也在加速。我们看到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的价值正在加速增长。所以我绝对肯定,也许五年后,我们会回顾一下新冠疫情,看看今年有多少项进程被加快了。而且,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会鼓励世界上的任何企业去乘风破浪,而不是呆在沙滩上盯着浪花看。

我很想知道您是否有案例研究,或者有真正启发您的项目、公司或人员的例子。

APCC发布他们的报告已经两年了,所以事情进展得非常快。但我们仍然必须看到排放、生态系统再生和解决危机能力的变化轨迹。如果你去金融业,我们会看到保险公司、资产管理公司和资产所有者在做出承诺后向“净零排放”投入了5.1万亿美元。我们看到所有这些变化都正在产生,因为他们甚至在今年也学会了如何更好地衡量风险。

我们看到航空公司承诺在2035年前开通“净零排放”的航班,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不这样做,他们就没有社会许可证来维持运营。你会看到像英国这样的国家或像加利福尼亚、魁北克这样的州或者行省,甚至像戴姆勒汽车这样的公司也承诺在2030年就要消灭内燃机。对于那些创造出内燃机、利用内燃机推动经济发展的地方而言,这意味深远。

2035年实现再生能源是一个宏大的议题。我的意思是,当然,同联合利华和达能一样,玛氏集团、嘉吉(Cargill),以及其他一些大型跨国公司,过去都被指责以采掘业为基础,而现在完全致力于再生能源的。我们看到能源公司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决定退出煤炭行业。 我们看到SMB集团,Skype,宜家,索尼和联合利华宣告:我们需要做这样的承诺,因为我们需要遵守这些承诺。他们已经在向其提供商传递出这样的信息。

 

声明:

本文基于福布斯杂志英文版原文。更多信息详询《更好的商业:共益企业运动如何重塑资本主义》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