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Chris Marquis > 全球食品巨头采用利益相关者模型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并适应长期发展

全球食品巨头采用利益相关者模型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并适应长期发展

法国的法律改革和全球性流行病加快了达能对利益相关者驱动的商业模式的追求,该商业模式满足社会和环境利益的最低需求。

在6月26日的年度股东大会上,达能董事会批准采用根据2019年法国法律批准的新型企业类型——“使命性企业”(Entreprise à Mission)模式。通过采用这种模式,达能正式做出承诺:将超越传统公司对短期利润最大化的关注,并优先考虑其他利益相关者,例如工人、社区、环境和客户。

除了最近对其中国子公司进行认证外,达能最近还宣布,计划在2025年前成为全球最大的已认证共益企业,比其之前的承诺提前了5年。共益企业(B Corps)是营利性企业,但又必须在对其社会和环境绩效进行独立评估时达到最低分数要求。这家年销售额超过280亿美元的跨国食品公司与其他领先企业并驾齐驱,这也预示着商业的新未来,在这个未来里,企业必须重视人和地球、重视利润,才能生存和成功。

 

作为我为新书《更好的商业》所做研究的一部分,我有幸在达能集团董事会召开前,与达能董事会主席兼CEO,范易谋(Emmanuel Faber)进行了一次谈话,这次董事会会议的主要内容是关于推动达能成为全球范围内的B Corp的决定以及从利益相关者角度出发的经营模式将怎样影响新冠期间的集团运作。

 

 范易谋(Emmanuel Faber)说,新冠危机很大程度上促进了这项决定的形成,因为我们作为董事会成员,认识到了利益相关者的经济状况是客观存在的。而我们很愿意接受它,因为我们相信与利益相关者相关的经营方法将在这个与"新冠"共存的世界长期存在。

达能首席执行官兼董事会主席范易谋

新的公司运作模式的历史依据

范易谋说,在近五十年间,达能的成功都是依托于不断革新变化。1972年,达能时任CEO,Antoine Riboud为企业规划了有关社会责任的崭新愿景,这份愿景强调了公司对社会的关注要做到不再局限于工厂和办公室内部,而是要积极拥抱整个社会。这份愿景为企业后来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如今达能已经成长为拥有Silk,Oikos以及依云等著名子品牌的大企业。

范易谋说,半个世纪以来我们都在不断探索怎样经营企业的方法。而现在,由于我们的雇员、客户、市场消费者、合作伙伴、政府部门以及其他利益相关者都已经注意到了平衡多利益相关方情况下的经营方法的重要性,因此立刻开始重视创新和分享,这是十分及时和有意义的。

尽管在采用“使命性企业”(Entreprise à Mission)模式后,达能集团的相关法律框架并未发生直接变化,但是通过对可持续发展的长期关注以及对节能观念的创新,这项模式加强了利益相关者对企业的监督。上述措施将由一个独立于公司董事会,并至少包含一名雇员的委员会来监督实施。

在形成以利益相关者为基础的法律框架的初期,达能北美分公司于2017年注册成为盈利性企业并于一年后成为最大的共益企业(B Corp),其余28家达能分公司现在也都成为了共益企业(B Corp)。这家全球性商业也因此认识到了由利益相关者驱动的商业模式所带来的巨大好处。

范易谋说,我们的董事会和股东已经了解到了共益企业(B Corp)的意义,我们也在与投资者的会议以及研讨会上通过相关课程向他们介绍什么是共益企业(B Corp)以及它为什么可以创造价值。现在,由于法国的新法规,我们有机会通过它来加速展开我们达能的共益企业(B Corp)认证体系。

新冠疫情带来的教训和发展机遇

尽管新冠肺炎大流行对达能集团的全球市场都造成了严重影响,但由于公司采取了利益相关者驱动的经营方法,达能集团仍然坚持向消费者保障每日必须的食品供应,同时,达能集团继续向社区提供捐赠物资 (670万来自基金,3600万来自商品销售)。

而在生产车间,达能集团快速反应以保护员工安全,范易谋说,我们的初心很简单,任何复工复产的前提都是我们的员工必须在安全卫生的环境中工作。因此我们在政府颁布相关命令之前,就已经让我们的员工居家办公了。

为了使员工不仅获得身体上的,还有精神上的安全感,达能集团保证全球所有员工都能拿到六月三十日之前的工资,并且保证在此之前他们的劳动合同都有效。

范易谋说,“我们相信,企业经营依赖于与我们员工的羁绊,以及我们创造价值并与员工分享价值。但如果人们对自己的工作不放心,无法通过工作来很好的扶养小孩供养父母,或者是在过去几个月中经历了任何不好变故,那么这份羁绊都会受到严重的伤害。”

为了帮助供应链伙伴,达能集团向小型客户、农民以及供货商提供了额外的付款期限以及信用条件,同时,它也向生态系统的伙伴和企业提供了额外的资金帮助。而对于受市场下跌影响的股东,达能集团向他们提供同2019年一样的分红。而企业董事会则主动减少分成,他们放弃了下半年的经济补偿,范易谋本人在今年剩余时间将放弃百分之三十的收入。

另一项改变:新冠疫情加速了达能集团实现全球共益企业(B Corp)认证的时间规划,将目标年份从2035年推进到2025年。

范易谋说:“加速这项规划的原因是,因为我们作为董事会成员,认识到了利益相关者的经济状况是客观存在的。而我们很愿意接受它,因为我们相信与利益相关者相关的经营方法将在这个与新冠病毒共存的世界长期存在。”

新的挑战和机遇

范易谋说,企业大约百分之三十的销售金额来自于已经完成共益企业(B Corp)认证的分公司,而现在已经加速的认证计划,这将会带来全新的机遇和挑战。因为我们将要在考虑到所有利益相关者的情况下,建立新的政策和推行新的实践方法。

范易谋说:“我们将会遇到新的挑战和机遇,以及我们目前还没有预见到,或是已经成为共益企业(B Corp)但还没有遇到的困难。因为显而易见的,我们是目前最大的正在如此实践的企业,因此我们希望可以尽量灵活并找到更进步的方法。”

达能集团不仅已经认识到了在经营过程中,考虑到所有利益相关者以及将社会以及环保因素纳入到企业生产运营中所带来的好处,它还希望可以向其他企业展示为什么和应该怎样推行共益企业(B Corp)认证。

范易谋说,在公司层面,继续建立共益企业(B Corp)认证相关的典型案例是至关重要的。

保持灵活,寻找方法

范易谋说,法国的新法案可以作为加速全球共益企业(B Corp)认证过程的框架,他指出企业目前面临一些制度问题,要解决这些问题需要用创造性的办法。

造成这些制度问题的原因是有关盈利性企业的法律,在各国,甚至在美国各州,都不一样。目前美国有三十六个州以及华盛顿特区已经通过了盈利企业法规。而在全球范围内,意大利在2015年第一个通过了这项法案,之后还有哥伦比亚、厄瓜多尔以及英属哥伦比亚。其他仍致力于推动这项法案的国家还包括加拿大、澳大利亚、阿根廷、智利、英国、巴西、葡萄牙和乌拉圭等。(参见“有什么区别?”以下是PACTE法案与美国共益公司法的比较。)

在正式建立基于利益相关者的法律结构的最初步骤中,达能的北美子公司于2017年注册为特拉华州共益公司,并于一年后认证成为最大的共益企业。 范易谋说,目前全球约30%的销售额来自于已获得共益企业(B Corp)认证的达能子公司,为旗下其他品牌建立了在利益相关者心目中制定其他实践标准和政策的基础。

有何区别?

下表比较了《法国PACTE法案》、《特拉华州共益公司法》和《美国共益公司通用法案美国共益公司通用法案》(该法案截至2018年底已由23个州通过)。这三种法律形式都鼓励将公司使命从纯粹的利润最大化目标转移到其他方面,但具有不同的治理和问责机制。

  • 法国法案要求公司设立一个单独的特派团委员会,目的是负责监督其使命执行情况,而共益公司法则要求为此设立了一个共益影响力主管的职位。
  • 《美国共益公司通用法案》和《法国PACTE法案》都要求由第三方对公司的活动进行评估,而《特拉华州共益公司法》则没有。
  • 虽然《美国共益公司通用法案》使用了一套标准化的评估工具(共益企业影响力评估),但《特拉华州共益公司法》和《法国PACTE法案》都没有指定具体的第三方评估标准。
  • 《特拉华州共益公司法》并不要求公司公开披露共益影响力报告,而《美国共益公司通用法案》和《法国PACTE法案》都规定必须公开披露。

 

《法国PACTE法案》、《美国共益公司通用法案》和《特拉华州共益公司法》的比较

具体要求

《法国PACTE法案》

《美国共益公司通用法案》

《特拉华州共益公司法》

改变企业目标

使命委员会与董事会分离

设置共益影响力总监岗位

独立第三方评估

对评估工具标准化

公开披露评估报告

 

声明:

本文基于福布斯杂志英文版原文。更多信息详询《更好的商业:共益企业运动如何改变资本主义》



推荐 1